无漁

当你抬头仰望星空时,星星也在注视你。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没有抵达过的地方

也有好多好多未曾体验过的经历

甚至有许多许多从未认识的有趣的灵魂

比如 你们

与各种票据相对应的 是留不住的沙子

欲使劲把玩它、蹂躏它 它便流逝得越快

不如将手掌平摊 细数所拥有的

拍下的 正是 我拥有过的确幸

我与世界 真的 什么都不差

所谓爱情一场

最近,C和W谈了一场恋爱。


C和W的性格相似之处就在于,任何事情都想得过于复杂。C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W,W却十分爱C,对她唯命是从,百般呵护。C和W是由友情迅速升温到爱情的,他们成为朋友已长达十年之久。所谓迅速的驱动力,自然是W对C的突然告白以及死缠烂打般的种种情话。


C经常抱怨说,“你们男生啊,都是大猪蹄子,之前的友情原来都是有目的的。爱情一点都不及友情靠谱,好朋友可以有很多,多一个少一个不会过于兴奋激动或是伤心难过,男朋友却只有一个,如果没了,那就真的失恋了。”


W却振振有词,“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了,漫漫长路,我会和你一起恋爱、结婚、生子,一直一直直到有一个happy ending。”


C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一会儿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一会儿又问“如果以后你没有那么喜欢我了怎么办”。W被她搞得哭笑不得。


W让C说几句好听的话,C就是嘴硬不肯说,说句“晚安啊”便把电话挂了。挂掉电话后还在思考W为什么喜欢她以及她为什么喜欢W,怎么辗转反侧都想不明白。


依我之见,不如就珍惜苟且,活在当下,把握当前的小确幸。就这么一小步一小步,画出一个饱满的圆形。所谓爱情一场,便是找一个人相互扶持一起度过后半生罢了,这一路上,你可能会和起初与你一起携手启程的人走散了,别担心,别难过,后半生很长,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很多人,陪伴启程和终程的人是不是一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彼此陪伴过。


所有人都值得拥有更好的,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无谓

不要过度迷恋“青春”这个概念

适度挣扎。

失眠不彻夜。

勇敢闭上双眼。

反差

小时候,只会哭着喊着找妈妈。
长大了,便凡事只报喜不抱忧。


小时候,总以为常态是呆在父母身边一辈子。
长大后,终才明白分分合合才是家常便饭。


小时候,认为梦想是触手可得的。
长大了,才知道幻想是遥不可及的。


小时候,以为跌倒撒娇是理所应当。
长大后,才学会擦擦眼泪继续向前。


小时候,总幻想着王子公主幸福生活的故事。
长大了,觉得平平淡淡的柴米油盐才是生活。


小时候,看“精灵旅社”长大的我们天真的以为一生只有一次zing的机会。

长大后,才知道结婚、离婚只不过是纸质凭证。



小时候,信誓旦旦付出和回报定会成正比。
长大后,领悟付出真的未必能赚得回报。


小时候,做梦梦见买彩票中奖。
长大了,做梦梦见自己饥不择食。


小时候,妄想自己出身于名门世家。
长大后,瑟瑟发抖的拿着上月皱皱巴巴的工资条。


小时候,天气一热在大街上便把裙子掀起来。

长大了,天气再热也硬要把厚厚的防晒衣套在外面。


小时候,很喜欢自己素面朝天的样子。

长大后,总对自己的容貌有这样那样的不满。


小时候,天真的相信车马很慢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长大了,发现情侣之间竟可以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分手。


小时候,我说“0”代表鸭蛋代表气球代表希望。

长大后,我学会察言观色人云亦云。


你说,我是更世故了。

我说,我只是更圆滑了。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那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那个梦,到现在我都还清醒的记得。


我曾有过一个愿望——这世上存在着另一个我,她在海里,而我在岛上。她与我拥有相同的相貌,我时常幻想着,那个优秀的她,习惯海洋的她,会不会偶尔来岛屿上寻找我,教我成长。事实证明这是我梦境中众多愿望中唯一实现的一个。梦境中没有负担,没有不公,却有一颗不堪重负的内心。


我从出生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感知到另一个我的存在,这种感觉就类似于连体婴儿的心有灵犀。她欣喜时,我不会太难过;我难过时,她不会太高兴。


那天,我执意在下雪天去买心心念念已久的烤红薯,不留意而在过马路时滑倒。却不及在下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到达前站起来,或者爬开。于是就在我失去生命的前一秒,我感受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奔向我,抱起我到海边的浅滩上。


大概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醒了,看见那个为我失魂落魄的那个她,我不由得抿嘴笑了。


这一细节被她注意到,“你怎么还好意思笑?”,她赌气的说。


“因为见到你很高兴啊,我一直都起期待与你相见。”我看着她那张涕泗横流的脸,认真的说道。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面容。


之后,她告诉我,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另一个自己,从出生起,他们便诞生于海里。他们有明文规定双方不能见面,除非有生死攸关的情况。他们在海底解码着岛上人的情绪,用心心相惜的方式,为他们指点迷津。


突然,闹钟响了。


我看到镜中瞳孔放大的自己和迷蒙的眼神,分不清是虚拟还是现实。


总之,她让我更加用力奔跑。这,就够了。

资深听众

言“资深”是比较夸夸其谈了,但从另一层面也显得相得益彰。


总喜欢与人聊天,聊着聊着便直抵内心,敞开心扉,从中收获到对方分享的故事,故事中,有着我永远无法体验的,甚至我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属于他们的独白,但我还是喜欢倾听你的故事,闲暇时,我插入我的,如此交换,我们便有两个故事。你们的故事交织、周旋,形成点点星际,闭上双眼向后倒便可感受到,星际的光芒,足以驱散阴影。


D和我昨晚聊了很久很久,忘记了从哪里打开的话匣子,边聊起了自己的寒假。她刚上高一的弟弟功课差到惨不忍睹,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都在为他补课,陪着他。她讲了好多遍,他却还是一脸茫然。她感慨,“还是独生子女好,姐弟不比兄弟,注定鸡飞狗跳。”他总是自以为是的不懂装懂,最后,他们吵了一架,她便回老家了,车上,她哭了一路,又想起小时候弟弟给她买的她最爱的瓜子豆干辣条。最后,她说,“其实,辅导弟弟功课,也挺有意义的。主要啊,他遇到的人,都没有以选择善意的方式维系友谊。”


L是我军训时认识的,某天,她拉着我的手说,“告诉你哦,我可不是一般人。”我开玩笑道:“知道啊,是三班人。”她讲起她高考完的那个暑假便开始帮麻麻的忙,接送弟弟并做饭。她们家是做生意的,那天,她妈妈什么都没交代就将家具店全权托付给她,陪伴她的,只有一个新来的店员。那几个月,也就这么过来了,如今,她也算是半个行家了。“你需要多接触社会”,她说,我拼命的点了点头。


S的成绩离一本线相差甚远,却也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偌大的世界里拼命的活着。他说:“长大之后的梦想是到大城市闯一闯,哪怕相形见绌,哪怕碌碌无为,哪怕无疾而终。”



M家是从政的,父母以后都不想让M从政。C家是工人,以后坚决不让C进工厂。L家是做生意的,尽管L禀赋天资,也不愿L继续他们的生意。这大概就是风水轮流转的道理吧。


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所以要不动声色的长大,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同时也感谢作为听众的您耐心听我讲完他们的故事,彼时,我将不再是听众了。

喜欢黑白,因为黑白色调才有艺术的夸张感和时代的沧桑感,并反映内心的深邃。